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生命,人生就像一道需要用一生去解答的證明題,方法很多,也很複雜。只是,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去解答,一份不完美的答卷。淡淡的歲月,悠悠的青春是一成不變的主題。也是這場考試中最為耀眼明媚的一筆,而淡淡憂傷總算摻雜在其中,給這盛世年華下的青春歲月,留下濃妝艷抹的一筆。 有時候,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放一首旋律輕柔的,不需要太過華麗的譜詞,只需一道淡淡的哼唱。此時的音樂是最為純粹的,也是最為打聽的。猶如青春的純粹,那般天真與單純。沒有功名利祿的侵擾,沒有那些勾心鬥角,很乾淨的日子。 很多時候,我們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歌曲,以為那些本該遺忘的,早已經拋在過去的歲月不再回頭的時候,卻又是在陌生的街角看著陌生的人把熟悉的故事在眼前重演,才發現那些憂傷的日記,卻已經刻骨銘心。 只是,很多時候沉浸在自己製造的假象,幻想著曾經未完成的故事有天會在陌生的日子裡,和熟悉的人重新上演續集罷了。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新生活,比以前好有或許比以前壞,當無論如何都是自己的選擇。人生,悠悠的歲月,很多人在生命中進進出出,在下一個站台在新的人會走進生活,也有人也會在這一站台下。 生命的旅途,本來就是孤單的。當時間的潮浪,把熟悉的人越推越遠,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不去打擾,不去打擾他們平靜的生活,各自安好! 青春,那麼一道明媚憂傷的風景。好比一場太陽雨,隔著陽光也會泛著點點雨光;蚌淚成珠那般,所有在歲月中留下的悲傷也會成為日後綻放光環的能量。也許青春就像煙花,很美很燦爛,將萬千的光華凝結一瞬,比星月更為璀璨的一瞬,然後散落天際。 不求江水日月般的永恆,但只為那一瞬驚天的奪目。 望雪落千里,聽韶華易逝的那一聲哀歎。一生短短數十載,青春也只不過那麼一段,枉夢痕依稀,任塵世來去。這一年,繁華依舊,風景猶存,人還是那個人,只是早已找不到當初那份悸動的心情。於是,我終於明白,天下間沒有不老的紅顏,誰又能保證心不變,看得清滄海桑田。只不過物是人非,真正的傷人之處在於看到熟悉的風景,想到已陌生的熟悉人兒,或是自己的熟悉人兒,或是自己,或者是別人。 茫茫的青春,泛著點點的憂傷。輕描淡寫的那些日子裡,卻留下不為世俗所染的銘心刻骨。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永遠到底有多遠 那個夏天,也許吧,冥冥中自有天定,在樹陰下,他看到了她,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悠然自得,她那平靜而又含蓄的笑容可以讓人忘俗。在那一剎那,他的心跳停止了,彷彿害怕因為自己輕微的舉動而驚動了她,把這一幕和諧而完美無暇的圖畫攪亂。不過,她還是注意到了他,也許是他的眼光太灼人了。她向他一笑,也許不是向他,就這樣,他認識了她,她叫雲,比他底一屆,也是藝術專業的。 從那一天起,他那古井不波的心裡就彷彿投下了一顆炸彈。他知道,她已經在自己的心裡永遠都割捨不開了。他的思緒裡就彷彿只剩下了她那一笑。他再也不是那個可以待在圖書館一天而對外界不聞不問的他了。因為,他知道,就算是手裡拿著書但思緒還是停留在她身上,他的心中總是有莫名想見她的慾望,那怕是遠遠的偷看。所以,他的身影頻繁出現在她的教室外邊,為的是每天都能見到她。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對她的那份思念,寫了一張紙條夾在她的書中,他只想把自己對她那愛慕已久的心意全部告訴她,把自己那隱藏已久的“火山”全部溶在一句話中:如果你願意,我會永遠做你乘涼的那棵大樹。紙條發出去兩天,他卻像過了三年,他的心即害怕又有那麼一種期待。在焦急彷徨中過了兩天的他在第三天終於等來了她的消息,只有一段話:“永遠到底有多遠呢?我一直都不敢奢望永遠,因為那不太現實,看不見也不能預料的東西,我從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原來她懷疑他對她的愛?難道她不知道為了她他已經茶飯不思了嗎?“不行,我一定得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愛,永遠都是那麼真實,“他想,所以,第二張紙條又把他的心帶給了她:時間會證明我對你的愛。 就這樣,心照而不宣的他們過了一年,他默默的關心著她的生活,當她感冒的時候桌上會冒出感冒藥,開水瓶裡的開水從沒見空過,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他的行動好像無效。她對他,依然如舊。 終於有一天,一夥流氓垂涎於她的美麗,竟然想玷污他心目中的女神,正當他們怪叫著走向她的時候,他出現了,文弱的他竟然以一當十,在經過一番打鬥後因為驚動路人以流氓的逃之夭夭而告終,而他呢,也因為身中數刀而倒地不起。 當他醒來時,他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而她呢,卻並沒有象小說裡面描述的那樣在他旁邊陪伴著他,正當他感到沮喪的時候,他發現了枕邊的一封信,是她的,裡面寫道: 風: 不要責怪我的不辭而別,因為我實在不敢去面對你的愛,我不配。自小的我就被一種怪病所折磨。浸在藥罐子裡長大的我,孤單,自卑,我不敢跟人接觸,不敢去擁有朋友,更不要說愛情,本來我以為就這樣一生。可是,卻偏偏出現了你,我被你的執著、細膩所感動著,但是,我能接受嗎?所以,我沉重的走了,帶著你那深深的愛。 保重。愛你的雲 他看完後,深感她的傻,愛情又怎麼會受到外界因素而腐化變質? 所以,他也走了,就算海角天涯,他也要找到她,做她那永遠都可以遮風避雨的大樹。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因為病人動手術時,由於藥物的刺激,往往容易發生噁心、嘔吐。如果胃裡有東西,嘔吐時,就可能被吸入氣管和肺裡,造成生命危險。所以病人手術前不僅不能吃東西,有的還要進行灌腸,把胃腸裡剩餘的食物清除呢。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一種愛情,與責任無關,披上一件荒唐的外衣,它就成了曖昧。 記得王菲的一句歌詞:我把心給了你,身體給了他,我把情節給了你,結局給了他。 單一的愛情,也許注定被摒棄,或許因為壓力、或許因為驕傲、或許只是因為那顆不安的心。 一對一的白頭偕老,到底太過寂寞與單調,不消一個飛眼的瞬間,心便蕩漾開來。 曖昧,是心底沒有來由的牽掛,是抽屜裡永遠不敢去署名的戒指。 因為太過完美,我們身上總是有無數的閃爍眼神,於是,義無反顧的迷戀上了這種近乎自戀的感覺。 愛是無聊沙漠中罌粟編織成的綠洲、或許因為太過危險,害怕受傷的人們,怯於靠近。 面對愛情,我們通常炒股般冷靜,不願先拋出手,等待更好的時機,更對的人。於是學會,含混不清,學會拖泥帶水,學會欲拒還迎,學會醉生夢死,學會曖昧!我們都在尋找最安全的方式,和感情賭一場由時間做籌碼的局。 靠近,離開,愛戀,分離,都不需要交代,這是曖昧的魅力,但是明明由慌張的心跳,是愛嗎? 那些暗示,頻頻投遞,那些問候,以及各懷心事,如同隔霧的花朵,雲端美麗,卻始終容不得天明霧散的一刻。原來,他們離愛情,真正的愛情,實在很遠。 寂寞的靈魂,不可否認,總會有掙扎的時刻,於是,曖昧,成為鎮定劑,讓感情的面目開始朦朧,說不清,道不明。如果,如果它僅止於靈魂的牽扯,那麼,這份曖昧,就會乾淨的多!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母親來了。她說是來取一些入秋的衣服,但實際是來看望我的。 母親是個畫家,當了一輩子的領導,沒有管過家也向來獨來獨往。 愛人在的時候堅持讓母親在我們家裡生活,因為我父親已經在十五年前去世了,母親一直一個人生活。母親大約在我們這裡住了四五年,每天除了畫畫、抄寫《心經》其餘時光就是幫我們料理一下家裡的簡單生活,因為我們早出晚歸,母親在我們家裡也常常是一個人出入。 愛人在世的時候是最跟母親說得來的,很多的事情他會第一時間跟我的母親溝通,時間長了,他們倒是像親生母子一般,而對他自己的母親反而是敬而遠之。 愛人走了以後,母親的話也少了許多,每天在房間裡長吁短歎偷偷落淚,我怕母親鬧出病來,讓她換換環境,住到弟弟家去了,很久我也沒有去看她。不是我不惦念她,而是希望彼此都能將往昔的生活淡忘一些,不再沉浸在痛苦的回憶中。 愛人走後的三個月,母親也蒼老了許多,背有些駝了,頭髮也應該很久沒有打理過了。我們相對無語,不知彼此應該說些什麼話題。我的眼淚不時地向上湧,我壓了又壓,盡量不想影響母親的情緒。她終於坐不住,執意要去樓下的髮廊剪頭髮去了。 我沒有送她下樓,心裡不安,但是我已經悴弱到不能去看母親的背影了——那個七十三歲本應跟我們共享歡樂,倒成了為我分擔痛苦和憂傷的老去的母親的背影。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悠悠歲月,茫茫人海,何時與君再相遇?幾度春秋,幾番寒暑,於心何忍來拋棄。殊不知,憶往昔,纏綿依舊鬧思緒。斬不斷,情還在,一心難解同心苦。來來回回,前後徘徊,竟沒有我安身之處!暗自神傷,以淚洗面,遙望明月情難覓。思君切,心斷腸裂,疾風細雨灑滿地。煙雲散,紅塵網,一頭扎進深幾許?回頭岸,不遠處,慈航倒駕等君悟。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2011年的春天終於來到了,放眼望去,新芽爬滿枝稍、花兒爭奇鬥艷、小鳥山間嘰喳,連迎面吹來的風兒也是清香的,泥土的芬芳和盎然生機令人心曠神怡,有種願意踏訪每一處山水、親吻每一處花香的激情飛揚之感。春不僅包含著綠色、孕育著新生,也象徵著生命與希望,更表示一個充滿激情與創新的開端,這是春天的涵義。走在鄉村與田野間,春天裡特有氣息、特有的味道、特有的景致禁不住會令人嚮往:青春的活力和風采應該融入這綠色的春天,人生中最燦爛、最多彩時刻就在春天,呵呵,這是一個可以好好計劃和有所作為的季節。2011年的春天,我飛揚遐想和神往一個從北至蒙古高原、南達天涯海角的旅行計劃,緣於成吉思汗,緣於一種超越時空和歷史、全方位感觸和接觸中華文化和傳統的人生體驗與歷練。 2011年的春天,我在尋找一種精神和力量,實現一個自我超越和夢想。而成吉思汗,一個打通東西方世界溝通與交流、第一個建立全球化秩序和文明的偉大征服者,一個誕生於蒙古高原、以鋼鐵般的意志和一往無前的精神叱吒於大半個地球的軍事指揮藝術天才,是擴展我人生視野和境界大門的鑰匙。我不迷戀曇花一現的武力、權勢與財富,也不盲從和崇拜成吉思汗的那些近乎完美的戰爭神話和個人輝煌成就,但我相信成吉思汗的故事是一種力量、精神與意志,是一種信念、決心和個人魅力,是一種像鮮花和種子一樣可以獲得永恆傳播和延承的人性解讀。什麼造就了成吉思汗?烏蘭巴托甘丹寺、庫蘇古爾湖馴鹿人部落、肯特省布爾罕山、色楞格河與額爾古納河、哈拉和林古城,喇嘛教與達賴喇嘛、草原與戈壁灘、野馬與林海雪原、那達慕大會和哈薩克人獵鷹節……,我正在一個一個走近它們,感知和接觸這些蒙古高原的文化與傳統,真實、粗獷而狂野的自然與歷史,這是一段在探尋答案中可以實現對人性真切解讀的體驗和探險之旅。 3月的烏蘭巴托草原還依然十分寒冷,有時南下的冷空氣還會給大半個中國帶來一陣不小的降雨,這場雨時常會起到滋潤大地、迎來充滿生機與萬千氣象的作用。從鄂爾多斯草原到北京,乃至到九省通衢的武漢都會受到這場春雨的滋潤,不是嗎? 春天裡的美景,細雨、白雪,歡暢的小鳥、含苞欲放的花朵,一望無際、正待披上綠裝的草原,溫暖如春的銀色海灘,追趕色彩和潮流青春靚麗的時尚達人……,從北到南,我欲徜徉其間,做一個真切的旅行者和觀察家,一年之計在於春,好好欣賞這派美景吧,因為她能使我全新感受人該如何活著。 文章來源:David Rennie |鄭方南的BLOG | Columbia landing journal |徐景安的BLOG | Seattle Seahawks Blog |科爾沁府 | 開火的BLOG |嚮往陽光的房子 | 尚宅 |湖南文藝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南京某高校大一8名大學生組成暑期社會實踐小組,想體味創業的酸甜苦辣,商量著批發一些新奇商品來賣。不料遇上陷阱,被騙訂貨款400餘元。 這8名大學生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大一的學生。8個人通過網絡上搜索到一家熱門公司「深圳市鴻飛實業有限公司」。澆幾天水就會結出水果的盆栽、能孵化幼魚的魚缸……對方說只要錢一到,3天內肯定到貨。大學生們於是在7月3日將423元錢匯了過去。 7月7日上午,匯款後的第四天,貨物還沒有到。學生們開始頻繁與對方交涉,可對方一聽催貨立刻掛掉電話,QQ上的聯繫人也突然消失。這家公司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通過百度搜索,記者發現「深圳市鴻飛實業有限公司」竟然是一家橫行已久的騙子公司。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4 Reads)
籃球運動無論朝什麼方向發展都是為了達到一個目的--得分。而我認為到籃下投籃的命中率要比中遠距離投籃的命中率高得很多,所以加強籃下進攻是非常必要的。下面我們介紹一種籃下進攻的技術。 以小個子隊員左手帶球為例,進攻隊員站在球場右側(進攻方向的右側)底線,面對籃筐持球,面對防守隊員,進攻隊員用右手向右前方運球做溜底線的假動作,拍一下球,並且左腳向右前方跨出一步,然後迅速做跨下運球動作使球運到進攻隊員的左側,防守隊員因向右防守而來不及回防,進攻隊員得以從左路突破到籃下,然後面對籃板雙腳同時落地做急停跳投的假動作,這時,防守隊員必將跳起封蓋,進攻隊員以右腳為軸左腳向前跨出一步,避過防守隊員的封蓋,到籃下打板投籃可輕鬆得分。 而高大隊員則可利用自身高度這一特點,在跨下運球之後直接起三步到籃下勾手得分。值得注意的是高大隊員在上籃時應把球舉過頭頂,防止小個子隊員從下面將球破壞掉。 練習此技術應下大功夫加強運球,這樣才不至於在運球時造成不必要的失誤。

| 25th Feb 2012 | 一般 | (7 Reads)
驅使力量發揮的基本條件,就是某一動作需在最短的時間內從某一姿態完成到下一姿態,這就是由加速度的大小來決定的。因此,身體的某一姿勢的穩定性如果愈高,就愈不利於攻擊速度的提高。但是,作為防禦,這種不利卻正好以成為非常有利的條件。也就是說,不穩定的姿勢不利於防禦。而身體的穩定性取決於人體姿勢重心的高低及支撐面的大小。為了獲得較高的穩定性,可以通過變換腳的動作來改變支撐面積的大小,在一定範圍內,兩腳分得越開,則重心越低,支撐面變大,也就越穩,而且在此穩定面中,是可以改變重心位置的,這對進攻與防禦都很重要。 跆拳道的一個基本姿勢是:前屈立或後屈立(相當於武術動作中的前弓步和虛步),這也是一種擴大穩定性的動作,這種姿勢對前進的動作較有利,但要向後或左右移動,就稍微困難些。因此一定要根據臨場的需要來決定自己採取何種的站立姿勢。 接著我們來討論重心問題。人體重心和其它物體的重心一樣,一個是在前後左右的中心點上,人體即在脊椎的中心線上,另外一個重心則是隨物體活動而隨時變化的。在立正姿勢下,男子的重心在身體高度從下往上56%左右的地方,即肝臟上一點。女子則在55%左右的地方。因此,從重心比例來看,女子較男子為低,相對穩定性也就高些。 當我們要運動身體時,則應把重心降低(屈髖、膝關節),這樣不僅使動作自然,而且也更穩定,相對就增加了安全感。所以人類在睡眠時都採用臥姿,因為這樣能獲得最大的穩定性和安全感。相反,重心高些,則有利於更敏捷地移動身體。切記,無論用拳或腳步去攻擊對方時,都必須使身體重心的移向與動作方向一致,這樣才能增強攻擊力,如向正前方衝拳的同時送髖送肩,使重心落到前支撐腿上,攻擊力就變化重心的主要部位是頭、肩、髖。

Next